极易诱发司机鲁莽驾驶、无视交规的关键因素都有哪些?

2023年6月24日 0 条评论 1.02k 次阅读 0 人点赞

从交通事故统计数据来看,大家可以轻易得出结论:“十次事故,九次快!”,即:大部分的交通事故发生都有一个关键诱因:“车辆超速!”。当车辆行经某地点、路段时,以高于“管控速度”、或“正常匹配速度”驾驶时,一旦交通供给场景中出现突变因素,司机将会丧失对车辆的相对把控力,从而导致交通对象的时空相遇,即碰撞事故发生。所以,有效的“速度管控”是遏制区域交通事故的重要工作布署,而现状常常事与愿违。那么,极易诱发司机鲁莽驾驶、无视交规的关键因素都有哪些?

(一)心理因素。提到心理因素,首先就是“路怒症”,在生活中遇到一些负面因素,由于长期积压,或现场直接激发,以致带着情绪开车上路,企图通过“开快车”、“炫车技”、“逞英雄”来释放压力、树立尊严;“斗车心理”,亲戚朋友之间组团出行,为显标新立异、特立独行,个别性格张杨的司机,为尽显车技,盲目驾驶,超速抢道别车,彰显车技;“侥幸心理”,驾驶出行时,抱着投机取巧、钻研管理漏洞的心理,无视交通规则,肆意妄为,恶意超速驾驶。以上种种,最终“偷鸡不成”(并没有节省多少到目的地的时间),却“蚀把米”(发生了事故,造成自身或他人的生命、财产损失,牵扯进交通事故处理的诉讼麻烦。),这需要发动全员宣传,将影响驾驶危害的关键心理因素进行宣传展示、大肆揭发,并用健康的心理去引导、去塑造,让危害心理无法生根。

(二)生理因素。不同年龄、不同性别、不同健康状况、不同身体条件,其生理素质也不近一样,如驾驶操作敏捷度、远距离视觉能力、距离判断感等;即使同样一个驾驶人,在不同的状态中,其表现的生理条件也大相径庭,如:疲劳驾驶、饮酒驾驶等。这就要求:对于前者,根据自己的生理因素条件,要在具备绝对把控能力的驾驶速度下行驶,不能让快速车辆成为一批“脱缰的野马”,而对于后者,由于正常的生理条件已被干扰,驾驶员已处于幻觉状态,胆大妄为,该减不减,持续超速时有发生,我们应当坚决杜绝,不得疲劳驾驶!不得酒后驾驶!

(三)环境因素。驾驶员在驾驶过程中,需要通过实时收集环素、道路等数据,为驾驶决策提供现场依据,所以道路交通环境对驾驶决策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而由于种种先天性原因,常常会出现道路非和谐线性(常直线+急转弯、畸形叉口、道路突然变窄等),如果这些变化信息不能提前预告,仅靠司机的肉眼判断,是很难预判出的,毕竟人类还无法达到机器人那样的瞬即反应操控能力,所以,对于因环境因素而需要突然减速管控的,司机是很难识别的,大部分不熟悉环境的,只能维持原速,而超速通过了危险点。对于一些特殊的交通环境,如果团雾、雾霾、暴雨、逆光等变化的环境因素,需要临时根据环境变化,来动态调整速度管控(如:动态速度管控标志),而不是仅仅依赖一块限速值固定的标志,就可以万事大吉,因为虽设置了限速标志,但大部分时间未发生上述的危险环境因素,司机对此也就熟视无睹了,一旦危险环境因素出现后,司机还是一如既往的超速通过,几乎就是形同虚设了。

 

(四)设施因素。道路交通安全与管理设施,是道路交通的安全信息传递者、交通规则阐述者、交通安全守护者,然后,在每个城市的很多角落,尚存在一些交安设施应设未设、功能丧失、技术落后、工艺粗陋的现象。道路缺了必要的安全设施,就如同安全没有了护驾,对于路网不熟悉的交通参与者,要么心生畏怯、望而却步,要么无知者无畏,根本不知道危险的存在,事故降临也就毫无准备。还存在这样的路段,虽安装了安全设施,但其基本功能已经丧失(如:标志反光膜已不反光、地面标线成块脱落等)、技术落后(如:需在侧方位、立柱上方、大角度视认的标志,仍在使用低逆反射系数的反光膜,而非“大广角反光膜”、或“主动发光标志”),这种情况下,司机根据无法及时获知交通管理者企图通过交安设施所传递的道路信息、交通管理信息,其鲁莽驾驶、无视交规也就并非本意了。

以上所列的四大类因素,极易诱发司机鲁莽驾驶、无视交规的不法行为,作为道路交通管理者应当 防微杜渐、防患未然,从源头消除隐患,为地区交通提供最安全的保障。

赛思

南京赛思交通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文章评论(0)